神游北京就是大

2020-07-27浏览量932 收藏量491 816热度


中国历史上,曾有八个朝代建都北京,历代皇帝为北京城和自己增添许多气势磅礡和宏伟的建设,包括宫殿和园林。但这些建设和老百姓无关,那是皇帝私有的产业,作为居所、听政、避暑、修养,甚至是幽禁政敌的地方。如今,皇家私有产业都开放给民众,成为北京重点旅游区,百姓的生活也渗透其中。过去的深宫禁苑,依然恢弘浩气,但出入的不再是帝王将相、太后妃子、宫女太监,取而代之的是游客、普通市民,他们都重新改造了大宫大园的气质,为之注入了更多的生活气息。8月尾,我来到了北京。都快入秋了,太阳依然猛烈,强光照射得眼睛都快睁不开了。按照计划,我在北京的行程就和绝大部份旅行团的一样,少不了参观几个重点区,比如天安门广场和故宫、颐和园、天坛等。北京就是大,过条马路都累死人,而那些曾经是皇帝出入和居住的景点,更是大得叫人游了一百遍还是会忍不住惊叹道:“真大!”当然了,皇帝乃龙体,是天子,要衬托那样的身份,少点气势的建设可不行。当北京地产日益飙涨的今天,这些景点所佔用的面积如果以每平方米来计算,那真是天价了。即使是当年,浩大的建设工程所挪用的人力与财力,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的,更何况老百姓也无缘进入窥探,那是皇帝的专属地,平常人的禁地。物换星移,封建帝皇制已不复存在,过去的深宫禁苑,如今是着名景点区,每一天都吸引大量的国内外游客前来,他们在共同感受历史的重量的同时,也发出叹为观止的惊叹。除了游客,过去的禁地竟然也成了北京市民的公共活动场所,他们在刻画了辉煌与衰弱的石砖前、见证时代起起落落的一树一木前,或健身,或放风筝,有的还组起了歌唱团,每天不约而同的相聚一起,高亢革命歌曲,皇帝要是还在,肯定会龙颜大怒道:“反了!”北京的大宫大园,不再幽深,每个角落都被民众目睹过了,甚至使用过了。那里现在流动着两组人群,一是在忙着啃食历史材料的游客,一是正把生活融入其中的老百姓,他们正改造着历史的气质,在依然恢弘浩气的宫苑里,呈现出过去难以想象的生活味道。不要以为只有在胡同才可以发现最市井的北京生活,在历代皇帝崛起和倒下的地方,也正展现着地道的北京面貌。天安门广场与故宫�红色的回忆中国建国初期,毛泽东有一次站在天安门城楼上,手臂一挥,语带憧憬的说:“从这里望过去,要看到处处都是烟囱”。他站立的地方,原是明、清两朝皇宫的正门,背后就是居住过24位皇帝的紫禁城(故宫)。而他面向的地方,是可以容纳100万人集会的天安门广场。毛泽东的建国愿景没有实现(幸好),他的相片如今高挂在城楼,眼睛徐徐如生的注视着来来往往的人潮,他要是真能看见北京现今的发展,还是会欣慰的。故宫和天安门广场加起来共佔地116万平方米,是北京的地标,也是政治色彩鲜明的标志,见证过中国许多重要历史。每一天,天安门和故宫都不缺游客的蹤影,而前面的长安街,则时时刻刻川流着车辆。在人们相继站在毛主席相片前拍照留念的广场中,和毛主席共同经历过那个时代的当地人,却在悠閑的放起风筝来,当年的革命如今剩下红色的回忆,一如故宫的红墙。在故宫里,当游客在拥有9999间半殿宇宫室在故宫内转得晕眩的时候,年轻的公安正在这个世界最大的古建筑群里昂首挺身的练习着步操,他们保卫的不再是皇帝,而是影响国家的社会治安。艳阳高挂,末代皇帝溥仪被逐出宫以后,故宫墙内墙外都起了翻天腹地的变化,今天我们拿起相机按下快门,摄下了生活、景点,而过去的历史就凝聚成一堵红墙了。天坛�至高无上的祭祀点当我看见许多的年长者相聚在天坛活动的时候,我开心的笑了。要是欧洲坐在公园里发呆的孤独老人来到这里,也会重新找回活力的。我喜欢看见快乐和充满活力的长者,但也了解必须要有适合他们活动的环境才可以培养出乐观的退休生活。天坛是适合的环境吗?说来还真有点怪诞,天坛可是祭天的神圣地方,自汉代以来,历朝历代皇帝都对此极为重视,祭天、祈雨、祈谷时都会率领文武百官到此朝拜,祈求上天的恩赐与护佑。就在这幺一个处处彰显“天”的至高无上的祭祀点,老北京却在公园里自得其乐的健身、舞蹈和歌唱,高兴起来还随时拉了经过的白人游客一起参与,扮演着最称职的亲善大使。我看见这些老北京都分组各佔一片地做着不同类别的活动。从门口进来以后,先是看见挥舞彩带的大婶们随着音乐扭动身体,在跳舞呢。接下来是耍太极的群体,缓慢的优美姿势是千年的养生智慧;拐个弯,许多人手持像羽球排的东西,把一粒圆形的球又抛又接,一问之下才知道那叫太极柔力球。参观了圜丘坛、皇穹坛等建筑以后,正要离开时,又听见了园林处传来洪亮的歌声,唱的是革命歌曲,只见一大群的男女在树阴下激情高亢,唱起了过去他们人生最灿烂的岁月。在这个呼唤“天”的祭坛,现在每一天都上演着最民间的生活,而风调雨顺下,人间和谐最幸福。颐和园�太后的避暑地颐和园作为慈喜太后晚年的颐养之地,实际上是紫禁城以外最重要的政治和外交中心。1898年光绪皇帝曾在仁寿殿接见维新思想家康有为,询问变法事宜,哪里知道变法失败后,自己却被长期幽禁在园中的玉澜堂;当清朝病入膏亡的垂死末期,慈喜还在70岁那年不惜耗费国库,举行万寿庆典,孰不知亡国在即,她的垂帘听政划下句号的同时,也正是清朝正式走向灭亡的时刻。有山有水的地方,是最怡人的,也是最能让人休閑的好地方。佔地2.97平方公里的颐和园,集传统造园艺朮,并借用周边的山水环境,展现出皇家园林的恢弘气派,单是湖水面积就佔了园林的3�4,浩淼如海。炎热天气,看着青青柳树轻微摇曳,坐在号称世界最长的颐和园长廊下纳凉,北京人现在可是像当年老太后一样享受用着非凡的避暑地。荷花绽放的湖边,另有一番风景。只见几位上了年纪的男人正在地上写书法。他们提了一桶清水,手持像拖把却比之更小的工具,作为替代砚墨的书写工具,而地面则替代了纸张。这样练习书法,不需浪费纸张,因为在地面写好了一行字,就那幺一会儿时间,字迹就乾了,消失了,写字人可以随意写下好多行的字。生活处处,处处生活,再商业的观光景点区,老北京还是展现了他们独特的休閑和生活方式。星洲日报/快乐星期天•文:林悦 •2007.09.23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