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对自己太严格!两百年前法国美食家的6点减肥建议

2020-06-19浏览量887 收藏量629 773热度

告诉我你吃什幺,我就知道你是怎样的人

对我而言,写作此书其实是一项非常简单的工作—只需将我多年来累积的知识材料整理排序,搅拌均匀即可。而如何阅读的重任则只能交给我亲爱的读者了。毕竟这不过是我为了渡过年老时光而提前备好的消遣罢了。

在宴饮之乐成为我关注的焦点后,我便发现这个主题可以延伸的部份绝不仅止于一本食谱。我甚至认为,它完全可以成为一门独立的学科,尤其是从对人们的健康幸福和日常生活的种种影响来看,它都是如此的重要而值得关注。

当确定了这一想法后,一切都自然而然地展开了。我开始在最奢华的盛宴上细心观察周边的人与事,认真纪录,并享受着这种观察所带来的愉悦。

美食学适时地出现了,它的所有姊妹科学都纷纷为它驻足停步

在只有佣人与厨师对烹饪感兴趣的时代,美食的秘密一直被埋藏在地窖里。而依照饮食指南做出的食物,也不过是一件艺术複製品。

可以这样说,美食学由生到死陪伴人们,终其一生,从刚出生的婴儿想要喝奶,到弥留之际的人一息尚存只为了能够喝上一口优质的啤酒,社会的各个阶级的人都能体会到它所带来的影响。两国君主会面时,美食学将为他们的宴会提供依据;当你煮蛋时,美食学让你的火候恰到好处。

达官贵人也很注重此事,他们知道一个饥饿的人与一个酒酣耳热的人之间的差异,也知道一桌饭菜对主客双方的重要性。酒足饭饱后,人与人之间更易产生共鸣,接受影响,这也是政治美食学的开端。

美食俨然成了治国利器,许多国家就是在宴会上决定了未来的命运。我们所说的并非悖论,也不新奇,只是一个透过简单观察得到的事实。打从希罗多德(Herodotus)到今天的历史学家的每一本着作,你会发现,包括阴谋在内,几乎所有大事都是在饭桌上构想、筹措和準备的。

「松露」给女性带来美味与爱情,给男性带来爱情与美味

一道菜如果没有松露的点缀就逊色了许多。无论这道菜本身有多美味,如果不加上一点松露,就不会受到青睐。并且,只要说到外省松露,每个人都会垂涎欲滴。炒好一盘松露是一个家庭主妇的荣誉,松露就像是厨界的钻石。我曾深究松露被众人青睐的原因。据我了解,松露的成分根本不足以赢得它今天的荣誉。这其中的奇妙之处在于大众的观念,即松露是爱情类的食品。

首先我观察了女性,原因很简单,女性对味道更加敏感,观察事物也更细緻入微。不过我很快就发现这项研究迟到了四十年。大部份女性对我的问题加以讥笑,回答得也很含糊,只有一位女性对我直言不讳。她的话您也可以了解一下。这位女性机智但不做作,纯洁但不拘束,在她的观念里,爱情仅仅是一种幸福的记忆。

她说:「先生,许多年前晚宴还非常流行的时候,某次我与丈夫和另一位朋友三人共进晚餐。大家都叫他沃瑟。他德才兼备,经常去我们家做客,不过他从来没有对我做出轻浮的举动,就算有时他向我袒露了他的倾慕之意,但也会小心谨慎,所以我也不觉得有什幺不妥。那一天,老天爷故意给了我与他独处的机会—我丈夫临时有事外出。我们晚餐的压轴菜色就是松露禽肉,那是佩里戈尔(Perigord)的代理商给我们的礼物。那个时候,这样的美味是极其稀罕的,从它的来处你就可以知道,它是无可挑惕的。松露口感极好,你肯定能明白我的喜爱之情,但是我抑制了自己,并且没有喝香槟以外的任何东西。儘管我不知道究竟会怎样,但是我的第六感告诉我这一夜会有不寻常的事发生。」

「我丈夫临走时,让我与沃瑟待在一起,他认为,沃瑟是一个无须戒备的正人君子。刚开始我们随便聊天,但是话题很快就朝着暧昧的方向走去。沃瑟一开始风度翩翩地说笑,紧接着却开始恭维我,满嘴的甜言蜜语,最后他发现我已经陶醉在他的侃侃而谈当中时,就向我示爱。他的动机已经一目了然,我这才如梦初醒,毫不犹豫地回绝了他,并且从内心开始鄙视他。但他仍不悔改,甚至想使用暴力,我当然是誓死不从,跟他保持距离。不过说真的,我相信唯有这样做,才不会让他后悔。最后他离开了,我躺在床上睡下,睡得很香。但第二天早上,我还是在回想那件事,我深刻反省了一下自己的所做所为,觉得羞愧难当。我理应在刚开始的时候就断了沃瑟的念头,更不应该与他那幺亲密地谈话。我不应该让我的自尊沉睡那幺久,我应该用眼神使他敬而远之,我应该拉响警报、大喊、生气,做一切我之前没做的事。我该如何表达呢?先生,我把松露看成是这事件的导火线,我确信是它让我短时间失去了自己,在那之后。我就彻底戒掉了松露(这个自我逞罚有点夸张)。到目前为止我还是不吃松露,因为松露在带给我愉悦的同时还会让我忧心忡忡。」

天生美食家的长相

一般说来,身材中等、圆形脸、明眸皓齿、额头窄小、矮鼻子、嘴唇丰腴、下巴方正,是天生美食家的标誌。女性还具备一些其他特徵:丰腴、可爱、有发胖的倾向。那些偏爱甜食的女性基本上身材都很纤细,长相秀美,她们最独特的部位就是舌头。

有上述特徵的人是饮食方面的完美主义者,每一道菜,他们都细心挑选、品嚐。每吃一口都心领神会。假如宴会的主人非常热情,他们总会多逗留一会儿,甚至玩上一个通宵。所有聚会场合适宜的游戏与娱乐方式,他们没有一个不了解的。

与之相对的,脸型瘦长、眼睛与鼻子较大,是缺少口福的人的特徵。他们就算个子不高也会给人一种修长的感觉。他们的头髮毫无光泽可言,体型削瘦。正是因为如此,裤子才被创造出来了,用骨瘦嶙峋来形容没有口福的女人是再恰当不过的了,她们在餐桌上很容易产生倦怠感,玩牌或说闲话才是她们主要的活动。

不让我们吃马铃薯与义大利麵!这种话怎幺可以从如此和蔼可亲的美食家口中说出呢?

听到人们这幺说,我变得严肃了,我很少如此严肃,我回答道:「你们怎幺能这样说呢?如果你们真想吃,我绝对不会阻拦的,但是我会将你们的症状,诸如发胖、变丑、体重升高、呼吸困难、因高血脂而丧命等纪录在我的书中,到时候你们就可以从我出版的书中找到自己的身影……因为这句话你们就害怕了吗?你们想让我把刚刚那些话收回去?为了缓解你们内心的不安,我会给你们一些饮食的建议,其中有一部分也是可以享受的,因为活在这个世界上,就必须要吃。」

「你爱吃麵包?那就选择黑麵包。那些生活在山里的、身材健硕的年轻人,就是证明它们效用的最好例子。不过它的营养与口感都要逊色一点,但是它也让我们不违背饮食原则。一定要控制好自己,一定要坚持不懈。」

「你爱喝汤?那就选择清淡的蔬菜汤。你可以在汤里放一些绿色蔬菜与根茎类,但是切忌放入麵包与麵粉糊。只要是脂肪含量多的汤都要禁食。」

「第一道菜你可以无所顾忌地吃,除了鸡肉、米饭和馅饼皮。这些食物是不能吃的,其他的你都可以尽情享受,于是当第二道菜上来时,你就没有食慾了。」

「当上了第二道菜时,你要控制自己。只要是麵食,无论它多幺的美味诱人,你都要安之若素。对你来说,吃烤肉、沙拉与绿色蔬菜就很充足了。假如你特别想吃糖,那就用巧克力霜淇淋、橘子水、宾治酒(编按:Punch)或者其他相似的水果冰代替吧!」

「开始上甜点了,切记,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但是长时间地依照原则行事,应该可以让你控制好自己。需要注意的是,餐桌的两端放有美味的姜饼,你需要提高警觉,对饼乾与蛋白杏仁霜都要视而不见。在你的眼中,餐桌上只有水果和果酱的存在,你可以根据自己的偏好选择自己喜欢吃的水果。晚饭后,喝咖啡与饮料都是可以的,适量的茶与宾治酒我也不反对。」

「说到早餐,就应该吃一些黑麵包与巧克力,但不能喝咖啡。假如非喝咖啡不可,那喝之前先放点牛奶。除鸡蛋以外的食物都可以吃。早餐时间应该要稍早一些,如果早餐吃得晚,还没等肚子里的食物完全消化,更又得开始吃午餐了。因为你吃的量较多,所以这种没有饥饿感的吃喝成了导致肥胖的原因,而这种情况实在是太常见了。」

上述提议是我针对减肥时的烦恼与不顺所提的建议。这些建议的效果非常显着,因为这是我具体分析、考虑人性的弱点后才得到的。

在这之前,我也有一个观点:规定越严格,效果越差。原因很简单,当规则太过严格时,人们不是敷衍了事就是完全不付诸行动。必须要经历艰辛的过程,效果才比较明显,所以我强调人们不应将自己的目标设定过高,要在自己能力所及的範围内。假如条件允许,尽量选择与自己的兴趣爱好相近的方法。

本文摘自《美味的飨宴:法国美食家谈吃》,时报文化出版

作者介绍:

萨瓦兰(Jean Anthelme Brillat-Savarin , 1755-1826)生于法国贝莱,律师、法官、政治家及美食家。

他出身于显赫的律师世家,一七八九年法国大革命时期,萨瓦兰被派驻巴黎任职,并在制宪议会谋得一席,正式走上政治家的道路,后在巴黎担任法官。一七九二年他离开巴黎回到家乡,一七九三年当选贝莱市长。然而因为法国大革命的经历,使他不得已流亡瑞士与荷兰,后移民美国靠教法语及演奏小提琴谋生,是纽约派克剧院的首席小提琴手。一七九六年,他被允许回到法国,在人生的最后一年专心创作这本美食之书,并于死前两个月出版。本书甫上市便在法国引起热议,再版时巴尔札克亲自为其作序,大仲马并模仿此书写了《大仲马的美食辞典》。

书籍介绍:

作家分成两种,排便正常的写喜剧,便秘的或常拉肚子的写悲剧? 罗马时代的人,喜欢侧躺着吃东西? 每天早上空腹喝醋减肥,几个月就会一瘦不可收拾? 想减肥千万不可喝啤酒,因为啤酒的澱粉含量高? 人们对松露推崇备至,是因为松露能引发性欲?

这些现代人或许知道、或许不知的美食知识,完全写自于两百年前的法国。很难想像当时能有人如此专业地剖析肠胃消化、美食对身心的影响、肥胖、消瘦,甚至是宴会乐趣等关于美食的种种轶事;而创作此书的,并非米其林大厨、也不是那个年代的美食评论家,而是位政治资历五十年的法官。

作者萨瓦兰出身于法国贝莱的律师世家,一生在政治圈打滚,大革命时期来到巴黎从政,担任律师与法官,后又因此流亡欧洲与美国,靠拉小提琴维生。因为他的贵族身分,曾于上流社会嚐遍美食飨宴;也因为他的流亡,亲身体会民间的各种饮食乐趣,可说是十九世纪吃尽各阶级美食的唯一人物。

在他过世前一年,将其一生经历写成这本《美味的飨宴》,主题与人们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从食物对感官的影响谈起,一路提及各式美食与轶事。他说:「(我)深怕它显得太过正经,毕竟我已经读过太多愚蠢烦闷的书籍,可不想再写一本了。」 此书在法国甫一出版,立刻造成轰动,再版时大文豪巴尔札克为其写序,大仲马也模仿本书写了长达一千多页的《大仲马的美食辞典》,萨瓦兰更因为此书历史留名,法国经典的奶油蛋糕与乳酪,都以他的名字命名。

别对自己太严格!两百年前法国美食家的6点减肥建议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