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我第一次喝到台湾茶,温醇风味让我非常震惊」为了再喝一口

2020-06-11浏览量644 收藏量965 749热度

Text:Marie Claire美丽佳人

穿着男仕唐服的金安迪(Andy Kincart)与穿着西装的法瑟吉(Nicholas Fothergill)坐在我面前。安迪拿出窑烧的传统茶具,慢条斯理地泡起茶来,从温壶、沖泡、静置、温杯,品茗的步骤熟练专精,加上那一身道地的唐装、标準的中文、话语间吐露的禅意,让人瞬间让人出了神。

眼前的老外,无疑比我见过的任何一个台湾人更懂茶,更懂我们的传统文化。

从1989年来台至今超过25年,美国人安迪,与来自加拿大的法瑟吉,因为对茶叶的执着与爱好,让他们于2013年开创品牌 Eco-Cha 一口茶。这显然不是赶潮流、追流行、为了商业考量的茶叶品牌,而是用二十余年的热情,累积而成的生活品味。

「那是我第一次喝到台湾茶,温醇风味让我非常震惊」为了再喝一口

茶改变了我的人生

1989年,对中医和禅学有兴趣的安迪来到台湾学中文,因为签证的关係只待了6个月,但对这个质朴的小岛产生特殊情感。1990年,他再度来台,并搬到台中教英文。

安迪第一次喝到台湾茶,是因为家教学生送给他一罐茶叶,加上当时的学生家长时常邀请他去家里喝茶作客,「那是我第一次喝到台湾茶,温醇风味让我非常震惊,它让我的身体感觉很好。」

「那是我第一次喝到台湾茶,温醇风味让我非常震惊」为了再喝一口

1992年,安迪回到美国洛杉矶。他本来已经找到工作,没有再回台湾的念头,但命运就是这幺耐人寻味。某天安迪单纯只是想喝台湾茶,找遍洛杉矶却遍寻不着,最后终于找到中国城里的天仁茗茶,他买了半斤,品质不是很好,却要价美金一百元,这在90年代的美国,可说是天价。

「那是我第一次喝到台湾茶,温醇风味让我非常震惊」为了再喝一口
「其实那是我再度回到台湾很大的原因,我怀念台湾文化,更怀念这里的茶。」安迪第二次回来台湾时,开始拜访茶农和茶园,也因为在地美国朋友的介绍,他认识了南投县鹿谷乡农会推广股长林献堂,从此改变了安迪的人生。

「我去拜访他的那天,林献堂正在做冬茶。那天晚上,我亲眼看到茶是怎幺被做好、怎幺用火慢慢烘培发出香气、怎幺作室内微调⋯⋯,我大开眼界。那天是人生的转捩点,当下我知道自己未来只想做跟茶相关的事业。」安迪喝了一口茶这幺说。

各地茶叶别具特色

从那时候开始,安迪开始骑着摩托车到山上拜访茶园,并且邀请刚来台湾就认识的好友法瑟吉一起上山。安迪只喜欢拜访家族经营的小农,因为这些小农通常製茶方式特别,茶叶有独特风味。

他也开始学习到更多茶叶知识,了解到绿茶、乌龙茶、红茶的差别是因为氧化程度的高低;中部南投县鹿谷市以冻顶乌龙茶闻名,新竹县峨眉乡是东方美人,台北木栅则是铁观音。

「那是我第一次喝到台湾茶,温醇风味让我非常震惊」为了再喝一口

又因为製法、烘焙方式的细微差距,每季的茶叶都会有所不同。像安迪最喜欢的贵妃茶,就是被小绿叶蝉咬,自然让茶叶产生花果蜜香的物质。安迪和法瑟吉最喜欢台湾茶的一点,就是不同产区的茶叶有不同特色,与红酒和香槟一样。他开始想:「为什幺我不把这些知识介绍给更多人?」

「那是我第一次喝到台湾茶,温醇风味让我非常震惊」为了再喝一口
永续经营是最终使命

有了这个念头之后,安迪开始有成立品牌的打算,但只想与当地小农合作。他们合作的小农,通常都是家庭式经营。这些茶叶不仅质量好,也能够让小农维持生计,一代传一代永续经营,不被大企业吞食。

安迪说:「我想让台湾茶跟法国起司和香槟一样,只能在当地生产。乌龙茶被埋没太久,它应该是一种要被保护的产业。」

「那是我第一次喝到台湾茶,温醇风味让我非常震惊」为了再喝一口

他的理念不只是提供上好茶叶,更是保护台湾的小农。「Eco的中文意思就是永续经营和环保,中文音译『一口茶』,刚好符合了我们想要传达的家庭风格,很传统,很简单,但只要抿一小口茶,就能让你感受当下的美好,这刻带给你的感动。」法瑟吉这幺说。

品茗对他们而言,也代表一种生活态度。安迪说:「简单生活、禅意、与自然和谐相处是茶叶教我的事。如果没有接触茶叶文化,我今天不会在这里。Eco Cha是一种人生热情,就算没有这个品牌,我依旧会时常上山喝茶,与小农聊天。一开始只是兴趣,但逐渐变成了我的世界,变成了一个我想要介绍给所有人的迷人世界。」

▲ 关键评论网现在有「关键评论网 东南亚」专页了,带你掌握第一手东南亚的新闻、评论!

「那是我第一次喝到台湾茶,温醇风味让我非常震惊」为了再喝一口

此篇内容由美丽佳人官网提供,请参见:Eco-Cha 用二十年的时间爱台湾茶,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延伸阅读

宋民国的阿姨们 旅美名模侍怀凤:为了我的珠宝梦,放弃喜爱的模特儿工作 早餐的「烤」验-无花果沙拉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